首页 >> 四合院里的老中医 >> 四合院里的老中医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上门女婿 小学生之破案之王 都市:隔壁王叔超厉害 万族之劫 我的绝色小姨 老衲要还俗 稳住别浪 私人俱乐部 饲养全人类 华娱1997 
四合院里的老中医 墨落皇朝 -  四合院里的老中医全文阅读 -  四合院里的老中医txt下载 -  四合院里的老中医最新章节

第二章 做个好人(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户书架

李家在四合院的存在度不高。

原因也简单,李老爹虽说也在轧钢厂上班,但跟中院秦淮如的情况差不多。

一个月也就三十出头的一级工资,有家有口孩子多,也接济不了寡妇,属于最普通的工人家庭。

没人愿意搭理李家,韩娘们算是居功至伟的。

按照李胜利的一些记忆,韩娘们算是四合院周边最能打的悍妇。

动嘴骂街的能力,或许比不上中院的贾大妈,但动手能力,算是周围几条街比较强的悍妇。

脾气暴躁的韩娘们,有点像东北人,能动手绝对不叨叨。

女人动手忌讳不多,从老到小从男到女。

只要是惹过韩娘们的,就没有不挨大嘴巴子的,至于抓挠,更是娘们之间动手的常用招数。

敢于跟韩娘们撕扯的,不论男女,最终的结果多半都是掩面而逃。

李家的三个孩子虽说存在度不高,但腰杆子在四合院里是比较硬的,因为身后有悍妇撑着。

李胜利带着木板到了中院的时候,四合院里的老老少少已经来了一多半。

只是平常在四合院比较活跃的棒梗兄妹,没有出现在会场。

虽说人员还不齐整,但会场的气氛却很热闹。

众人坐在一起,拉拉家常、吹吹大气,也是如今为数不多的娱乐手段。

上首的三个大爷没有与民同乐,而是面容严肃的看着下面的许大茂夫妻,还有罪魁祸首傻柱。

平时比较热情的秦寡妇,有些心神不宁的坐在傻柱近处,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没人搭理的李胜利,将木板放在了八角形的树池边缘,直接就坐了下去。

树池所在的位置,还是比较接近院里三个大爷的。

这样一会看戏,就等于坐在最前排了。

面前的场面,李胜利是有印象的,棒梗偷鸡傻柱背锅,没什么特别的。

看看热闹、走走过场,早点回家睡觉才是正理。

韩娘们那边可是安排了明天的任务,家里的蜂窝煤,要留到深冬才能用来取暖。

目前李家只能用柴火做饭,没有充足的柴火烧,屋里阴冷的厉害,对窝头的消耗也格外的厉害。

皇城居大不易。

如今柴火也是要花钱的,好的烧柴也不比煤便宜多少,一厘多钱一斤。

一顿饭用的柴火,差不多能换李家一锅清粥所需的棒子面。

花钱买柴火,对李家而言也是不可承受之重,出去拾柴火,就不是农村小孩的专利了。

城里的孩子,一样要满街划拉烧柴的,或偷或捡,想要不挨骂、不挨揍,总要弄到柴火的。

这也是李胜利近半月以来,唯一必须完成的任务,弟弟妹妹偶尔也会帮忙。

得益于李老爹的工人身份,家里并不急着让他胡乱就业。

现在接班,对四十多岁的李老爹而言太早,对十七岁的李胜利也是一样。

先临时找个饭辙,然后在厂里谋个临时工的差事,混到年限接父辈的班。

这样的路是绝大多数工人子弟要走的,虽说各有差别,但大致的路子是相同的。

李家的艰难,主要是因为有家庭账本,韩娘们要量入为出。

存款,李家是有的,但轻易不会动用。

为了儿子们的以后,韩娘们选了饿其体肤来应对当月亏空。

这是困难时期磨砺出来的经验,存款、存粮是保命的家底,轻易不能动用。

再者李家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起码还能混个水饱不是?

有存款、有存粮,不拉饥荒、不欠账,韩娘们持家有方,李家人心不慌。

这也是李胜利初中毕业以后,能浪荡这么长时间的缘故。

如果韩娘们跟三大爷闫富贵一样,斤斤计较算计到骨子里,那李胜利早该上街扛大个了。

李家的条件虽说不好,但也不是最差的,需要算计着过日子,才是李家最大的不易。

在四九城居住虽说不易,但只要有定量,混个饭钱还是很容易的。

无论是街道上的临时工,还是城里的临时工,或是扛大个这样的零工,四九城是不缺的。

稍微机灵一点,一个月挣个十块八块,还是可以做到的。

李家对门的闫解成毕业之后,就是这么混下来的,他能娶上老婆,与三大爷一家在算计上更胜一筹,也是分不开的。

坐下之后的李胜利,为了柴火、为了生计,神游天外。

全院大会的节奏,随着人员齐整,进度也开始加快。

留给妹妹何雨水的半只鸡,被许大茂当做了贼赃,本就让混不吝的傻柱窝火。

许家两公母的不依不饶,让傻柱心情更加恶劣的同时,也让他考虑着该不该为秦寡妇的儿子背锅。

小偷小摸意味着道德败坏,顶着这样的坏名声,是不好找媳妇的。

为了名声着想,傻柱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拒绝背锅。

砂锅里的半只鸡,肯定不能说是轧钢厂的火耗,张扬出去,占公家便宜,可比小偷小摸的后果严重的多。

傻柱正要开口编造半只鸡的来路,神游天外的李胜利,脑海里却闹腾了起来。

‘证明邻居何雨柱的清白,欢乐的每一天,从做个好人开始。

本次奖励,大二八自行车一辆。’

好人系统的提示,让李胜利嗤之以鼻,傻柱清白?

偷许大茂的小母鸡,只能算是小偷小摸,影响的只是名声。

只要赔点钱,派出所来了也就那样。

傻柱家砂锅里的半只鸡,李胜利清楚的知道来路,那是轧钢厂小灶上抠出来的。

本小章还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你可能会喜欢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黎明之剑 校花的贴身高手 沧元图 率土之滨 诸界末日在线 轮回乐园 傲娇校花爱上我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蛊真人 万族之劫 夜的命名术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 庶女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