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朕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唐砖 极品家丁 晚明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 赘婿 三国召唤之袁氏帝途 明朝败家子 我在三国当逆贼 重生于康熙末年 海魂 
朕 王梓钧 -  朕全文阅读 -  朕txt下载 -  朕最新章节

第95章 【顺民?暴民?】(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户书架

却说江大山交了投名状,带着两个佃户上船。

那是一条渡船,船夫见势不妙,早就躲得没有踪影。

其中一个佃户划桨,另一个佃户撑篙,渡船快速驶向对岸。

江大山手握铁锹,船未停稳就跳下,正好有四个石匠,抬着一块条石过来。

“大山,你们怎来了?”其中一个石匠问。

江大山笑道:“过来办事。”

说话间,另外两个佃户也下船,各自手持一根扁担。

七人结伴前往采石场,工头正躺在场边打盹儿,让几个监工好生看着干活。

“黄老爷让我过来传话。”

江大山边说边往前走,工头还是躺着没动,几个监工也站在原地。

工头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问道:“传什么话?”

江大山颇为紧张,手心里全是汗水,脸上的笑容也开始发僵。他走到工头跟前,突然抡起铁锹砸下,同时大喊:“幺叔动手!”

黄幺正在用铁钎撬动条石,却见江大山一锹抡下,直接将工头的脑袋砸开花。

所有人,全看傻了,不管是石匠还是监工,都站在原地没有反应。

因为画面太劲爆,红的白的迸出来,又血腥,又恶心。

“黄老爷被打死了!”江大山又喊。

工头一死,采石场只剩四个监工,而石匠却足有十多个。

此刻闹出人命,且不知什么情况,又听说黄老爷被打死,四个监工下意识往后退,再也没有往日的蛮横嚣张。

江大山又喊:“幺叔,你忘了你大姐怎么死的?黄老爷已被打死了,你还不敢动手?”

“杀!”

黄幺突然面色狰狞,用铁钎当做铁枪,朝着最近一个监工冲刺而去。

那监工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就打算逃跑,却被旁边的石匠伸脚绊倒。

这石匠正是黄顺,抡起大锤砸下,狠狠砸中背心,监工顿时口吐鲜血。黄幺也冲过来,铁钎猛然扎下,在监工的腰部捅出个血洞。

江大山带着两个佃户,朝另外三个监工追去。

三个监工脚底抹油,一人被追到河边,跳河朝下游去了。另两个逃进山里,江大山也没有再追。

“过河!”江大山说。

黄幺拖着铁钎说:“走吧!”

黄顺扔掉大锤,也捡起一根铁钎,对其他石匠说:“对面都把黄老爷打死了,你们还在这里敲石头?”

十多个石匠呆立原地,很想过河去看看,却又恐惧不敢动弹。

“咱们走!”黄幺跳到船上。

江大山奉命过河接人,却只接到两个,他觉得这事没办好。

就在即将开船时,突然有石匠说:“过去看看。”

“对,过去看看。”其他石匠应声。

真的只是过去看看,有便宜且没危险,他们才会跟着打顺风仗。

见大家都上船了,江大山下令开船,对石匠们说:“黄老爷坑了大夥的工钱,还想吞掉赵老爷的一千两银子。赵老爷就联合村中佃户,把黄老爷当场打死。赵老爷还说,巡抚老爷是他亲戚。他要留在黄家镇不走,黄老爷的田产,以后都是他的。只要咱们跟着他干,他就愿意把田分出来。”

黄顺问道:“这赵老爷该不会骗咱们吧?他真的愿意分田?”

江大山笑道:“一千两银子,得买多少田产?赵老爷连一千两银子都不在乎,会赖掉你那几亩田?”

“那就干!”黄顺咬牙切齿说,“老子早就想动手了!”

黄幺一直没说话,只是遥望对岸,也不知在想啥。

渡船靠岸,江大山率先跳下:“赵老爷,我把人接回来了。”

赵瀚还没开口,黄氏兄弟便带着家奴杀来。

这次来的家奴不多,只有四十几个,其他两家的奴仆都没出动。

黄幺扔掉铁钎,默默走到乱石滩,捡起一根扁担握在手里——铁钎太过笨重,不如扁担好使。

“我爹呢?”

黄顺成隔得老远就大喊:“爹,你没事吧?爹……”

“你爹死了,你爷爷在这呢。”赵瀚笑着回答。

“爹!”

黄氏兄弟终于看到父亲的尸体,瞬间怒火中烧,带着家奴就往滩上冲。

大部分佃农躲得老远,就连交了投名状的佃户,也被四十多个家奴吓得连连后退。

张铁牛从另一边冲来,提着板斧哇哇大叫:“俺铁牛来也!”

“公子接枪!”

陈茂生扛来赵瀚的长枪,使尽全身力气掷过来。

长枪在空中划过抛物线,以优美的姿势落地,距离赵瀚……足足两丈远。

赵瀚强忍着没有吐槽,奔过去捡起长枪,把手中佩刀给陈茂生扔回去。

单刀换成长枪,赵瀚的武力值陡然翻倍,虎入羊群般开始冲杀。

他算彻底明白了,再挑拨,再怂恿,都不如杀几个。他是外地人,银子再多,不过是冤大头,不过是仁慈老爷,必须在这些佃户面前展示武力。

家奴们还没近身,就被赵瀚挑翻一个,转眼之间又是一个。

连续刺死三人之后,其他家奴都绕着赵瀚跑,根本不敢跟他正面相对。

张铁牛杀入家奴的侧方,双手持斧不断挥砍。被家奴砸了几棍,他也全然不当回事,只是一味的往前冲杀。

这货没有练过武艺,出招毫无章法,就是仗着勇武砍人而已。

根本不用帮忙,只他们两个,在一照面之间,就把四十多个家奴杀得崩溃。

黄顺成、黄顺章兄弟,也不想着给父亲报仇了,扔下棍棒转身就跑。他们不是铅山县衙役,也不是匪寇出身的钞关士卒,平时顶多逞凶欺负佃户,哪遇到过这种烈度的阵仗?

小主,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你可能会喜欢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黎明之剑 校花的贴身高手 沧元图 率土之滨 诸界末日在线 轮回乐园 傲娇校花爱上我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蛊真人 万族之劫 夜的命名术 我的东北军2之龙战于野 庶女攻略